推荐资讯

他就这样将蜡杆儿花枪高高的抛起自信张扬的一回头就接了一个碎步

发布时间:2018-09-13 17:48 浏览:
  至于吗?
 
    就在顾峥感到奇怪的时候,台上的报幕之音又接着响了起来。
 
    “请二十一号选手,来自于首都戏曲学院的形体声乐老师,顾峥选手上场!”
 
    得了!想那么多干嘛,先上场再说吧。
 
    听到这通知声落下,不再犹豫的顾峥,将戏服袖子一甩,那是随着鼓点的节奏,就哒哒哒的跃入了台上。
 
    然后在台下满满一排的中老年评委的注视之下,缓缓的站定了身形。
 
    这架势摆的够足的啊,当然了不是说台上的顾峥,而是说台下的评委。
 
    迟小秋,张蓉蓉,李静文……
 
    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京剧场内旦角的相当当的人物。
 
    而她们所涵盖的派别,从老旦到花旦,从青衣到刀马那是全乎的一点都没漏下啊。
 
    这只不过是选一个唱穆桂英的年轻演员罢了,要不要这么的郑重其事啊。
 
    站在舞台上的顾峥觉得,他原本所理解的国家京剧院的对于此次演出的重视程度,就冲着这几个评委,他也要给再往上升上三个高度了。
 
    也难怪,在他前面出场的那个年轻的花旦,在于其擦肩而过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那般的黯淡呢。
 
    一定是在台上挨了呲儿了吧?
 
    那自己可是要买上一把子力气的表演了。
 
    想到这里的顾峥,将大袖子轻轻一甩,就朝着一旁的从旁解说轻轻的点了一个头,然后在这个偌大的场地内的主持人,就拿着话筒朝着台下的评委们通告了一句:“二十一号选手已经准
 
备好了。”
 
    “请评委老师们给出你们的选段曲目的名字。”
 
    而就着这一句话,底下这一群处于五湖四海,平时里很少能凑堆的老一辈的京剧艺术家们立刻就开始嘁嘁喳喳的讨论了起来。
 
    这个说:“反串是吧?这才是今儿个的第三个?现如今像是梅葆玖老先生这样的大角怕是见不到了吧!”
 
    而另一个则是说:“可不是吗,你看看这小伙子的身量,嘿又高又挑,想要将旦角给练好了都难,就别说又唱又打了。”
 
    “唉,成不成的都看看吧,咱们给他选哪一段?”
 
    几个老前辈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他们的眼神之中就带出了不安好心的光芒。
 
    “那就《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吧!”
 
    “《穆桂英大破天门阵》!”
 
    在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同样的题目了之后,这些评委们就发出了开怀的大笑声。
 
    “哈哈哈,咱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啊,只不过对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来说有些不算公平。”
 
    而另外一个则是说道:“怎么会,年轻演员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锻炼以及适当的挫折,让他们也知道,在各个分剧团之中可以挑大梁了并不是一个人的艺术追求的终止。”
 
    “而是督促着他们不断进步和训练的基本动力。”
 
    “不让他们看到自己身上的不足,又怎么能让我们京剧的下一代以及未来,取得更好的艺术成就呢?”
 
    “我们现在的严苛,就是为了今后更美好的传承和接力做着准备的。”
 
    “那就《穆桂英大破天门阵》?”
 
    “就它了!”
 
    说完这句话的陈小云,拿起手边的签字笔,就在出题卡上刷刷刷的龙飞凤舞了起来。
 
    随着他手底下的笔尖儿一顿,这个最需要表演功底,打戏基础以及演员之间的配合的节选题目就被送到了顾峥的手中。
 
    让见到了自己竟是拿到了此种题目的顾峥,都不由的手中一顿,将牙花子给咗了起来。
 
    够狠的啊,顾峥敢肯定,在他前面一个出场的那个性别为女的戏曲演员拿到的题目肯定不是这个。
 
    怎么到了他这里,就是这般的难度呢?
 
    算了不管了,事已至此,那就来吧。
 
    现在的顾峥特别庆幸的是,他做了最坏的打算,在选戏服的时候就摒弃了光是唱戏的无旗头和战袍的普通戏装,而是选择了可打可唱的全套戏服。
 
    现如今的他要唱这天门阵,可是全靠气势取胜的选段了。
 
    若是穿的那般单薄,怕是多好的戏都能给唱砸了,哪像他现在这样啊,从一旁的道具架子中将花枪这么一抽,对着后台的配乐锣鼓这么一点头,这戏就能扮上了。
 
    转念又高兴起来的顾峥,一个低头回眸,再次转身面朝台下的时候,就是一个英气勃发又不失妩媚刚强的穆桂英了。
 
    他在噹噹噹噹的锣鼓音之中,越走越急促手中的花枪平端前行,直至到了整个大场的中央之后,这画风就突然的一转,仿佛随着这鼓点敲击之音,而正式的入了戏。
 
    从这一刻起,顾峥原本的棱角刚毅全都变成了那个艳丽热情的穆桂英。
 
    他兰指轻翘,莲步暗挪,眸似春水,唇若含丹,水袖轻拂风生水起,娥眉微蹙流波暗转,碎步由浅入深,由远至近,一个顿挫抬头,花枪高举,亮相在台上的那个人……早已经迷醉了那
 
一片只属于他的戏迷。
 
    没有唱腔的开启,天门阵之中全靠打戏撑场,只是在一个最常见的亮相之后,顾峥就将他的动作过渡到了最热烈也是最好看的对战打戏之中。
 
    没有与之配合的辽将?
 
    他还有不离不弃的鼓点。
 
    没有配合无间的群演?
 
    他还有手中的这一条长枪。
 
    他就这样将蜡杆儿花枪高高的抛起,自信张扬的一回头,就接了一个碎步回转,在一圈圈眼花缭乱的承起动作之后,那眼睛梢儿都未曾起一下的,就将右手给举到了空中,随着左臂一个
 
张摆,那条在空中转出了一个花儿的白枪杆就稳稳当当的落入到了顾峥的手中,没有半分的错漏。
 
    “好啊!”
 
    这一声轻叹是坐在场后,自打顾峥上台之后,就打开了那个纸包,拿出了一条帕尼尼的谭院长。
 
    这一声轻叹,也是坐在场下,自从鼓乐响起之后就看得目不转睛的老评委。
 
    他们带着或是惊赞,或是欣慰,或是兴奋的表情,再一次的窃窃私语了起来。
 
    “哎呦,意外之喜啊?”
 
    “这身量扮相仪态步伐,竟然都没得挑?”
 
    “你们发现了没有,那一套打戏的衔接程度,已经不下于咱们这一代的武生的水准了吧。”
 
    “这个唱反串的花旦,以前莫不是从小生改行过来吧?”
 
    这话刚一说出,一旁的老生反串出身的评委就不赞同了,她皱着眉头摇了摇头,指出了顾峥与旁人不同的一点:“不可能,他怕不是从小生改过来的。”
 
    “一个过年刚满二十二的年轻的戏曲演员,你觉得他可能有这个精力和能力适应两个跨行如此之大的角色转变?”
 
    “你若是说他是从武戏往文戏方面过度我倒是可以赞同,毕竟像是咱们这些上了岁数的人,都曾面临过这样的问题。”
 
    “但是现在咱们讨论的是这个年轻人的夸角转行的问题了。”
 
    “这一男一女之间的角色的转换,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磨合圆润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