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皇觉寺庙门前的大石头从来都没有再次的开启过,就算是外界打生打

发布时间:2018-06-22 23:10 浏览:
 但是最后这个看起来有些虚无的愿望,也本是他起事的本衷,于是朱圆章就在这声音落下的时候,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竟是十分恭敬的,朝着皇觉寺已经被封上的大门施了一个礼。
 
    “朱圆章必不负大师兄所愿。”
 
    “此日一別,不知再见之时为何日。只求大师兄珍重自身,待我朱圆章达成所愿,必将前来还原,以求师兄再开山门。”
 
    说罢,朱圆章则是朝着身后的人一挥手,下命令到:“我们走!”
 
    而在这些人就要撤离的时候,背在朱冲二身上的老和尚,可是不干了。
 
    他拿着脖子上挂着的念珠,就开始锤着朱冲二的光头,一边奋力挣扎,一边朝着庙宇内高声的喊着。
 
    “无欲徒儿!我不走!”
 
    “我要回庙里!我才不要和这些劳什子的外人离开呢!”
 
    “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就是死也要死在皇觉寺中!”
 
    这般大的力气,竟是连年富力强的朱冲二,都差点没锵住了人。
 
    在寺庙内都能想象的出外边的闹腾的顾铮,一捂额头,这是哪个不省心把这位也给带上来了?
 
    现如今他也只能在庙里面高声的劝了。
 
    “师傅,我知道你热爱寺庙的心。”
 
    “但是寺内真的是没有什么物资了,但凡有个头疼脑热的,师父您年纪大了我们也没法处理啊。”
 
    “还是随朱冲二师弟一同下山吧。可别说要在这寺庙中坐化了的话了。”
 
    “我听师傅您的吼声,最少还能活十年呢,朱冲二,还不赶紧将师傅抗下山去?”
 
    “细细照顾,待到山门再开的时候,你再将师傅给背回来吧。”
 
    “是,是大师兄。”
 
    这大师兄的威严可真不是盖的。
 
    刚才还定点不敢反抗的朱冲二,噔噔噔的就将老和尚往山下抗去。
 
    就算是头上被念珠打的一个包摞着一个的,也不敢停下了。
 
    待到这哄哄闹闹的声音归于平静,门外再也听不到半点的声音的时候,面无表情实际上内心却是窃喜无比的顾铮,则是开始吩咐这寺庙中仅存的师兄弟们,开始清扫这比外边好不了多少
 
的大殿了。
 
    ……
 
    风霜雪雨,几多春秋。
 
    这一封山门,就真的是十年的酷暑严霜。
 
    皇觉寺庙门前的大石头从来都没有再次的开启过,就算是外界打生打死,仿佛也与这里毫无关系一般。
 
    曾经,
    这些香客们可以近得身的地方,那些被朱圆章派过来的探子们,却总是去的困难。
 
    他们几次试图从后山绕行而来的时候,却发现竟是连后山断崖处的通道,也一并被这皇觉寺内的僧人给封上了。
 
    直到这个时候,朱圆章才是相信了,自己的大师兄是真的不愿意理会这世间内的纷纷扰扰,不在乎这世俗的荣华富贵。
 
    否则依照他大师兄的手段,能力,再加上威望,但凡是他愿意出世,那么别管这当世之主的名头扣在了谁的头上,都没用。
 
    那必将是一呼百应,连那日月神教与白莲教也要退避三尺的。
相关阅读